「創源」正積極翻譯及發佈更多具質素的聖經創造論資源,如欲看到更多相關免費文章及影片,敬請按此奉獻支持。
Cave Lion

西伯利亞冰封的幼獅乾屍

西伯利亞(Siberia)的烏揚迪那河岸(the bank of the Uyandina River)的永凍層(permafrost)發現了兩頭已絕種的歐亞幼年穴獅(Eurasian cave lion cub)。在2015 年夏天,河岸一帶發生了洪水和山崩使得一個冰透鏡體(ice lens)露出來,人們看到當中藏著兩頭幼獅遺骸。據說這兩頭幼獅死亡時僅一、兩周大,因為牠們的乳牙尚未長出,而體型則如成年的家貓般。

以實際數據為導向的基因鐘證實了聖經時間表

有意思的是,從非信徒科學家與創造論科學家雙方的研究那裡,我們已經有了一系列的研究實例。這些研究以實際數據測量一類生物之內的DNA分子鐘,並且也不採用進化論漫長時間表做校對。而這些研究所給出的生物存在的歷史時間並非數百萬年,而是僅在5千到1萬年之間。有趣的是,多個研究表明,當在一個分類單元內進行DNA分子鐘研究(而不是直接根據進化論假設就做出跨生物類別的估算),並且不採用進化論漫長時間表進行校正時,非信徒科學家與創造論科學家都給出生物存在的歷史時間並非數百萬年,而是僅在5千到1萬年之間。

挪亞如何能夠把所有的動物都裝進方舟?

無神論者經常拋出這個挑戰,他們認為這個問題沒有答案,但實際上有,而且是一個很簡單的答案。
這個問題包含兩個部分——動物的數目,以及方舟的大小。

並非每一種活物都要帶上方舟。只有那些呼吸空氣的(所有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創7:15))並且是陸生的(所有在地上的有血肉的動物(創7:21))動物才要帶上。

優生學死灰復燃

19世紀80年代,達爾文的表弟法蘭西斯.高爾頓爵士( Sir Francis Galton )把一個新的詞彙引入了世界,開啟了一個新的探索領域,那就是「人種改良學或優生學」(eugenics)。其理念是為改良人類,在生育方面,對那些被視為「適者」(fit)的人群予以鼓勵,對那些被視為「不適者」(unfit)的人群予以抑制或禁止。達爾文由衷認可並寫道:「……如果精英人士避免婚事,而粗鄙之輩卻結婚生子,那麼社會中的劣等公民將可能取代優等公民。」

鯨進化的謊言

現在的博物館和教科書都宣稱,鯨的化石為進化論提供了最清晰的證據——他們幾乎已經放棄了用馬作為進化的證據,因為馬的證據經不起仔細的研究。

鯨「進化」的故事包括巴基「鯨」、陸行「鯨」、羅德侯「鯨」,並把這3種「鯨」當作是陸地動物「進化」為體型細長的龍王鯨的中間過渡動物。 如果沒有了這3種「鯨」,整個進化故事就會土崩瓦解。

地球的年齡—年輕地球和宇宙的101個證據

科學方法無法證明地球和宇宙的年齡, 這包括我在下文列出的一些方法。

雖然年齡指標被稱為「時鐘」,但其實不然,因為所有的年齡都是從對過去進行必要的假設進行計算得出的結果。對這個「時鐘」在某一刻變化了的速度需要做出假設,對這個「時鐘」的初始時間也要做出假設,還要進一步假設時鐘從不會被干擾。

共同的設計指向共同的祖先?

在大多數支持進化的辯論中,正方認為共同的身體特性,如猿和人類五個手指,說明在遙遠的過去,生物源於同一個祖先。共同結構(同源性)指向同一位創造者而不是指向同一位祖先,這種說法遭到了達爾文的嘲笑(由理查德.歐文(Richard Owen)在PBS 節目中,改編的戲劇「與達爾文相遇」中提出)。

但是,「源自共同的設計者」的理論能夠更加合理地解釋現代遺傳學家的發現:達爾文所認為的許多外表相似的解剖結構,其背後的基因藍圖的差異是非常大的。

恐龍骨骼中的DNA和細胞

十五年前瑪麗.史懷哲(Mary Schweitzer)博士在恐龍骨骼中發現了軟組織,對進化論和均變論產生了顛覆性的衝擊1。這些軟組織包括血細胞、血管和一些蛋白質,如膠原蛋白等。根據測得的降解速率,即使將它們保存於零度(不考慮恐龍生活的溫暖氣候),這些組織也不可能存留6500萬年(進化論者認為恐龍滅絕於6500萬年前)。

真的有上帝嗎?你會怎樣回答?

在我們的日常經驗裏,萬物似乎都有開始。事實上,科學的定律告訴我們,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內看起來一成不變的事物,例如太陽和其他恆星,其實也正在老去。每一秒鐘,太陽都要消耗數百萬噸的燃料——因此它必須有一個開始,而且它也不會永遠存在下去。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整個宇宙。

因此,當基督徒稱聖經中的神創造了整個宇宙時,有些人會問:「神是從那裏來的?」這似乎是一個很有邏輯的問題。

神創造了致病的病毒嗎?

本文回顧了病毒的結構、功能及其在生態系統中的作用。結論是:病毒是非生物體,其作用類似於種子和孢子,其功能包括將所攜帶的基因從一個植物或動物轉移到另一個植物或動物。病毒是促進生物多樣性系統的一部分,多樣性對生命至關重要。病毒十分重要,因為它們能將抗病能力從一個生物體攜帶到另一個生物體。大多數生活在宿主中的病毒都不會造成任何問題。病毒致病是由於某個環節出現了問題,例如基因突變,或基因的意外移動,而並非源於一個特意設計來導致人類疾病和痛苦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