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源」正積極翻譯及發佈更多具質素的聖經創造論資源,如欲看到更多相關免費文章及影片,敬請按此奉獻支持。

以實際數據為導向的基因鐘證實了聖經時間表

有意思的是,從非信徒科學家與創造論科學家雙方的研究那裡,我們已經有了一系列的研究實例。這些研究以實際數據測量一類生物之內的DNA分子鐘,並且也不採用進化論漫長時間表做校對。而這些研究所給出的生物存在的歷史時間並非數百萬年,而是僅在5千到1萬年之間。有趣的是,多個研究表明,當在一個分類單元內進行DNA分子鐘研究(而不是直接根據進化論假設就做出跨生物類別的估算),並且不採用進化論漫長時間表進行校正時,非信徒科學家與創造論科學家都給出生物存在的歷史時間並非數百萬年,而是僅在5千到1萬年之間。

挪亞如何能夠把所有的動物都裝進方舟?

無神論者經常拋出這個挑戰,他們認為這個問題沒有答案,但實際上有,而且是一個很簡單的答案。
這個問題包含兩個部分——動物的數目,以及方舟的大小。

並非每一種活物都要帶上方舟。只有那些呼吸空氣的(所有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創7:15))並且是陸生的(所有在地上的有血肉的動物(創7:21))動物才要帶上。

現代科學的基督教起源

基督教世界觀,尤其是對聖經和亞當墮落的直白解釋,對於現代科學的崛起至關重要。很多恨惡神的人及對世界妥協的基督徒同盟宣稱聖經信仰和科學水火不容。然而包括非基督徒在內的科學史學家已經指出:
現代科學是在基督教世界觀之下首先發展起來的,卻在其他諸如古希臘、中國和阿拉伯文化中一一夭折。現代科學的歷史根基在於假設宇宙源自一位理性的創造者。宇宙的秩序,可以很合理的從一位有秩序的創造者得到解釋。(參考哥林多前書14:33)。

優生學死灰復燃

19世紀80年代,達爾文的表弟法蘭西斯.高爾頓爵士( Sir Francis Galton )把一個新的詞彙引入了世界,開啟了一個新的探索領域,那就是「人種改良學或優生學」(eugenics)。其理念是為改良人類,在生育方面,對那些被視為「適者」(fit)的人群予以鼓勵,對那些被視為「不適者」(unfit)的人群予以抑制或禁止。達爾文由衷認可並寫道:「……如果精英人士避免婚事,而粗鄙之輩卻結婚生子,那麼社會中的劣等公民將可能取代優等公民。」

科學家見證系列

多位擁有博士學位的科學家分享聖經創造論如何建固他們對神及聖經的信心,以致生命得以成長的見證影片分享。

2018 聖經創造論研討會「真理的追尋:科學與聖經的復和」

馬可.哈伍德博士(Dr Mark Harwood),曾任航天工程師,現為國際創造事工(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的國際講員,多年來經常到世界各地分享聖經創造論信息,並致力培訓新進講員。哈伍德博士說:「很多基督徙並不意識到聖經創造論信息的重大意義,只視此為一個新奇有趣的枝節問題,並不明白到它跟基督徒生命與傳講福音本身有重大關係。」

鯨進化的謊言

現在的博物館和教科書都宣稱,鯨的化石為進化論提供了最清晰的證據——他們幾乎已經放棄了用馬作為進化的證據,因為馬的證據經不起仔細的研究。

鯨「進化」的故事包括巴基「鯨」、陸行「鯨」、羅德侯「鯨」,並把這3種「鯨」當作是陸地動物「進化」為體型細長的龍王鯨的中間過渡動物。 如果沒有了這3種「鯨」,整個進化故事就會土崩瓦解。

人類種族的起源

為什麽會有不同種族?是否因為上帝在巴別把人類的言語變亂?還是像教科書所說,人類透過改變膚色適應環境?
大部分人類學家將現今人類分為 3至 4個基本種族,這些種族再分為多達30個亞群。其中,澳洲土著居民(Australoid)雖然是黑皮膚,但他們擁有多項與高加索種人或白種人(Caucasoid)的共同特徵,故有時被看作高加索種人,美國印第安人則通常被歸入蒙古人種(Mongol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