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源」正積極翻譯及發佈更多具質素的聖經創造論資源,如欲看到更多相關免費文章及影片,敬請按此奉獻支持。
Mount St. Helens

聖海倫斯火山的啟示 – 它的噴發是對聖經歷史的佐證

直至到訪美國華盛頓州(Washington State)的聖海倫斯火山(St Helens volcano),我才體會到1980年那次火山噴發的威力。許多年來,我通過看影片、聽講座、閱讀報告,豐富了我對這次噴發的認識。而眾多人已堅持逾百年的錯誤地質觀念,也隨同這次火山噴發,一併灰飛煙滅。

Could the Flood have been tranquil

創世記大洪水是平靜的嗎?

為回應達爾文的導師查理斯.萊爾(Charles Lyell)提出的均變論,蘇格蘭牧師兼動物學家約翰.弗萊明(John Fleming, 1785-1857)提出了一個新穎的想法,這就是創世記大洪水是真實及全球性的,但沒有留下痕跡,因為洪水是平靜的。相信古老地球論的現代創造論者諾曼.蓋斯勒(生於1932)也認同這個觀點。

Inselberg

島山 – 洪流快速消退的證據

在大洪水期間全球大陸板塊抬升, 隨之也產生嚴重的侵蝕。在這場大型侵蝕中,退往海洋的洪流裹挾大塊岩石運輸數百公里,洪流力大無比,在其經過的地區衝出大面積平地,地質學上稱此平地為夷平面,同時也留下沿海大陡崖(Great Escarpments)、大型天然石橋、孤立拱門等眾多地貌。此等景觀讓地貌學科學家非常困惑,因為他們用億萬年的緩慢侵蝕根本無法解釋它們的成因,他們卻又忽略大洪水的作用。

Dr Ron Neller

追洪人 – 羅恩.奈勒博士

羅恩.奈勒博士回想起自己的職業生涯時說,他的職業生涯十分精彩。「我周遊世界,見過美妙至極的河流水系和令人難以置信的地貌形態,體驗過多元文化,也曾經遭遇搶劫,有人曾對著我開槍,也被外國政府拘留,被有毒生物咬過,也曾跌進過湍急的河流……經歷過這一切,我竟然活了下來。這真是激動人心的經歷!」

以實際數據為導向的基因鐘證實了聖經時間表

有意思的是,從非信徒科學家與創造論科學家雙方的研究那裡,我們已經有了一系列的研究實例。這些研究以實際數據測量一類生物之內的DNA分子鐘,並且也不採用進化論漫長時間表做校對。而這些研究所給出的生物存在的歷史時間並非數百萬年,而是僅在5千到1萬年之間。有趣的是,多個研究表明,當在一個分類單元內進行DNA分子鐘研究(而不是直接根據進化論假設就做出跨生物類別的估算),並且不採用進化論漫長時間表進行校正時,非信徒科學家與創造論科學家都給出生物存在的歷史時間並非數百萬年,而是僅在5千到1萬年之間。

鯨進化的謊言

現在的博物館和教科書都宣稱,鯨的化石為進化論提供了最清晰的證據——他們幾乎已經放棄了用馬作為進化的證據,因為馬的證據經不起仔細的研究。

鯨「進化」的故事包括巴基「鯨」、陸行「鯨」、羅德侯「鯨」,並把這3種「鯨」當作是陸地動物「進化」為體型細長的龍王鯨的中間過渡動物。 如果沒有了這3種「鯨」,整個進化故事就會土崩瓦解。

人類種族的起源

為什麽會有不同種族?是否因為上帝在巴別把人類的言語變亂?還是像教科書所說,人類透過改變膚色適應環境?
大部分人類學家將現今人類分為 3至 4個基本種族,這些種族再分為多達30個亞群。其中,澳洲土著居民(Australoid)雖然是黑皮膚,但他們擁有多項與高加索種人或白種人(Caucasoid)的共同特徵,故有時被看作高加索種人,美國印第安人則通常被歸入蒙古人種(Mongol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