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源」正積極翻譯及發佈更多具質素的聖經創造論資源,如欲看到更多相關免費文章及影片,敬請按此奉獻支持。

優生學死灰復燃

19世紀80年代,達爾文的表弟法蘭西斯.高爾頓爵士( Sir Francis Galton )把一個新的詞彙引入了世界,開啟了一個新的探索領域,那就是「人種改良學或優生學」(eugenics)。其理念是為改良人類,在生育方面,對那些被視為「適者」(fit)的人群予以鼓勵,對那些被視為「不適者」(unfit)的人群予以抑制或禁止。達爾文由衷認可並寫道:「……如果精英人士避免婚事,而粗鄙之輩卻結婚生子,那麼社會中的劣等公民將可能取代優等公民。」

鯨進化的謊言

現在的博物館和教科書都宣稱,鯨的化石為進化論提供了最清晰的證據——他們幾乎已經放棄了用馬作為進化的證據,因為馬的證據經不起仔細的研究。

鯨「進化」的故事包括巴基「鯨」、陸行「鯨」、羅德侯「鯨」,並把這3種「鯨」當作是陸地動物「進化」為體型細長的龍王鯨的中間過渡動物。 如果沒有了這3種「鯨」,整個進化故事就會土崩瓦解。

人類種族的起源

為什麽會有不同種族?是否因為上帝在巴別把人類的言語變亂?還是像教科書所說,人類透過改變膚色適應環境?
大部分人類學家將現今人類分為 3至 4個基本種族,這些種族再分為多達30個亞群。其中,澳洲土著居民(Australoid)雖然是黑皮膚,但他們擁有多項與高加索種人或白種人(Caucasoid)的共同特徵,故有時被看作高加索種人,美國印第安人則通常被歸入蒙古人種(Mongoloid)。

神在其他星球也創造了生命嗎?

對於相信地球生命源自進化的人而言,他們多半一併相信,在無數其他星球上、應該亦可進化出生命來。有趣的是,部分基督徒竟也有著類似想法,認為神在星際別處、大概也會照樣地創造了生命,不然的話,神又何須造出這麼大的宇宙呢?誠然,浩瀚宇宙蘊藏了許多奧秘,但我們仍當持守較穩妥的立場,就是應(透過聖經)把想法構築在神本身上,關注神曾說自己做過些甚麼,而不是憑空地覺得神可能、應該、也許做了些甚麼!

如果上帝創造了宇宙,那麼誰創造了上帝?

許多懷疑論者都會問這個問題。但是按照上帝的定義,祂是非被造的宇宙創造者,所以問「誰創造了上帝?」就像問「那單身漢和誰結婚了?」一樣,問題本身不合邏輯。而更有深度的人可能會問:「如果宇宙需要起因,為什麼上帝不需要起因?如果上帝不需要起因,為什麼宇宙又需要起因呢?」

非信徒科學家批駁大爆炸理論

看到眾多基督教領袖,不是僅僅對大爆炸理論持包容態度,而是全力擁護,實在令人吃驚。根據他們的言論,信徒似乎應該將這個理論視為捍衛信仰的主要依據。——「畢竟我們終於可以用科學證明宇宙有一位創造者了。」然而,屈從於「為世界所接納」這一誘惑,代價是沉重的,至少在物理學和天文學領域是這樣。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告誡基督徒:把大爆炸理論納入基督教思想,無異於將木馬運進特洛伊城牆內。

地球的年齡—年輕地球和宇宙的101個證據

科學方法無法證明地球和宇宙的年齡, 這包括我在下文列出的一些方法。

雖然年齡指標被稱為「時鐘」,但其實不然,因為所有的年齡都是從對過去進行必要的假設進行計算得出的結果。對這個「時鐘」在某一刻變化了的速度需要做出假設,對這個「時鐘」的初始時間也要做出假設,還要進一步假設時鐘從不會被干擾。

約翰.沃爾頓的諾斯底主義世界

用心良好的學者引入了有損聖經權威的理念,這在教會史上不乏其人。才華橫溢的舊約神學教授約翰.沃爾頓(John Walton)就是其中的一位。

沃爾頓博士在惠頓學院執教。去年十一月份,學校即將放映《創世記是歷史嗎?》評論片,他卻寫了一篇文章,讓教授們發給學生。文章的標題為《創世記是真實的歷史嗎?》,文中列出了他對於解釋《創世記》獨特的見解。

進化論:一種古老的異教思想

我在大學裡研讀古代歷史的時候,接觸到異教關於起源的觀點,正是這個研究讓我開始質疑進化論和所謂的宇宙漫長歷史。直到後來,也就是多年的科學探索之後,我才最終脫離那種妄圖融合自然主義和基督教聖經觀點的自由式解釋。

閱讀那些活在西元前600年至西元前100年左右的希臘哲學家的作品時,我驚訝地發現遠在達爾文和現代假設出現之前,就有原始的進化論和深時論(Deep time)。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約西元前610年-546年)的殘篇說「人類最初和另一種動物相似,它的名字是魚。」

共同的設計指向共同的祖先?

在大多數支持進化的辯論中,正方認為共同的身體特性,如猿和人類五個手指,說明在遙遠的過去,生物源於同一個祖先。共同結構(同源性)指向同一位創造者而不是指向同一位祖先,這種說法遭到了達爾文的嘲笑(由理查德.歐文(Richard Owen)在PBS 節目中,改編的戲劇「與達爾文相遇」中提出)。

但是,「源自共同的設計者」的理論能夠更加合理地解釋現代遺傳學家的發現:達爾文所認為的許多外表相似的解剖結構,其背後的基因藍圖的差異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