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源」正積極翻譯及發佈更多具質素的聖經創造論資源,如欲看到更多相關免費文章及影片,敬請按此奉獻支持。
Mount St. Helens

聖海倫斯火山的啟示 – 它的噴發是對聖經歷史的佐證

直至到訪美國華盛頓州(Washington State)的聖海倫斯火山(St Helens volcano),我才體會到1980年那次火山噴發的威力。許多年來,我通過看影片、聽講座、閱讀報告,豐富了我對這次噴發的認識。而眾多人已堅持逾百年的錯誤地質觀念,也隨同這次火山噴發,一併灰飛煙滅。

Creation Couple

創造伉儷 – 持創造論的科學家夫婦

滿志軍和周曉勤都是相信聖經的基督徒,自2014年就熱心傳福音及植堂,尤其針對華裔留學生和年青專業人士。儘管生活忙碌,但他們還是成功地教養了三個目前都在讀大學的孩子。滿志軍和周曉勤都在中國長大,後來到美國攻讀碩士。在教育過程中,他們雖然被灌輸了進化論,但現在是堅定的聖經創造論者。

Could the Flood have been tranquil

創世記大洪水是平靜的嗎?

為回應達爾文的導師查理斯.萊爾(Charles Lyell)提出的均變論,蘇格蘭牧師兼動物學家約翰.弗萊明(John Fleming, 1785-1857)提出了一個新穎的想法,這就是創世記大洪水是真實及全球性的,但沒有留下痕跡,因為洪水是平靜的。相信古老地球論的現代創造論者諾曼.蓋斯勒(生於1932)也認同這個觀點。

Old Couple

【兒童篇】 婚姻

花了數星期時間籌劃,他們終於預備好爺爺和嫲嫲50週年結婚紀念日的驚喜派對。詹姆斯一家和朋友先躲藏起來,靜待他們的爺爺和嫲嫲進來。西門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替兒女上一堂 『家庭教育課』。

Cave Lion

西伯利亞冰封的幼獅乾屍

西伯利亞(Siberia)的烏揚迪那河岸(the bank of the Uyandina River)的永凍層(permafrost)發現了兩頭已絕種的歐亞幼年穴獅(Eurasian cave lion cub)。在2015 年夏天,河岸一帶發生了洪水和山崩使得一個冰透鏡體(ice lens)露出來,人們看到當中藏著兩頭幼獅遺骸。據說這兩頭幼獅死亡時僅一、兩周大,因為牠們的乳牙尚未長出,而體型則如成年的家貓般。

Inselberg

島山 – 洪流快速消退的證據

在大洪水期間全球大陸板塊抬升, 隨之也產生嚴重的侵蝕。在這場大型侵蝕中,退往海洋的洪流裹挾大塊岩石運輸數百公里,洪流力大無比,在其經過的地區衝出大面積平地,地質學上稱此平地為夷平面,同時也留下沿海大陡崖(Great Escarpments)、大型天然石橋、孤立拱門等眾多地貌。此等景觀讓地貌學科學家非常困惑,因為他們用億萬年的緩慢侵蝕根本無法解釋它們的成因,他們卻又忽略大洪水的作用。

Dr Ron Neller

追洪人 – 羅恩.奈勒博士

羅恩.奈勒博士回想起自己的職業生涯時說,他的職業生涯十分精彩。「我周遊世界,見過美妙至極的河流水系和令人難以置信的地貌形態,體驗過多元文化,也曾經遭遇搶劫,有人曾對著我開槍,也被外國政府拘留,被有毒生物咬過,也曾跌進過湍急的河流……經歷過這一切,我竟然活了下來。這真是激動人心的經歷!」

Perils of Theistic Evolution

神導進化論的危害

多年來,我肩負著傳達聖經真理與權威的責任,這一直是我的殊榮。不過,沒有什麼觀點上的衝突,會比與神導進化論者的討論來的更為強烈:他們堅稱神用進化的方式創造了生命。按丹尼斯.亞歷山大(Denis Alexander)(編譯注:國內已出版他的《重建範型——21世紀科學與信仰》)說的,我們「創造論者」『讓福音蒙羞』,我們的教導是『在損害神國的拓展』,我們是『搞分裂』,而且『反對進化論的運動其實本身就離題了』。然而我們發現,事實恰恰相反,我們正在進行的『質疑進化論』的論戰很有勢頭,根本不是無關緊要的。